[Evanstan] Red Belt

Evanstan日常小事系列,这次讲讲CE的红腰带。
——————————————————

    Sebastian在深夜给Chris打电话。

    Chris没有回纽约,他因为工作原因暂时留在了洛杉矶,住在一个空荡荡的大房子里。他刚洗完澡,从浴室回到主卧有一段距离。他裹着浴袍,有个房间窗户没关,夜晚稍凉的空气磨蹭着他浴后的身体。

    他裹紧了浴袍,走到卧室门口,听到里面传来的铃声,《小美人鱼》,他给Sebastian设定的专属铃声。他有段时间没听这首歌了,因为Sebastian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通常都会立刻接起来。这次难得听到了歌曲的末尾。

    “嘿Seb。”Chris按下通话键,靠在床头,跟Sebastian打招呼,“今天还好吗?”

    “你睡了吗?”Sebastian声音有点着急,语速略快,他那边有点嘈杂,起码比Chris这里要嘈杂。Chris猜测是Mrs. Stan去了Sebastian的住所,这个和善的母亲很喜欢给Sebastian做夜宵吃。

    “没有。”Chris处在一个极静的地方,静到可以沉下心听到外面的风吹动的声音,还有月光洒在草地上,植物温柔地呼吸,“我在等你呢。”

    Sebastian好像松了口气,他说:“我还为打扰你睡眠而感到不好意思呢。虽然就一秒,因为你在的时候也没少打扰我睡眠……天啊瞧我说了些什么,你看今天的Twitter了吗?”

    “我开了一天的会,Seb。”Chris揉了揉眉心,他换了个姿势,让柔软的床垫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脑袋枕在枕头上,“Twitter发生什么了?”

    “全球都在给美国队长找男朋友。”Sebastian翻了个白眼,“而我首当其冲。公关说让我们先冷静一下,看热度会到达什么地步。”

    “恭喜。”Chris挑眉,他调侃说,“戏里戏外你都是我男朋友,开心吗?”

    “我很荣幸。”Sebastian有点不愉快地说,“为什么这么正常的角色,我一演就GAY了起来?”

    Chris低声笑了,他压低的声线仿佛带着呼吸的热度传递到Sebastian耳畔,Sebastian的耳根有点微热,发红。Sebastian不得不拿起遥控器将空调的温度又调低一度。

    “Chris为Sebastian沉沦。”Sebastian听到Chris叹息般说,“Steve也为Bucky沉沦,这哪里不对?”

    这哪里都不对。Sebastian不准备理Chris深夜泛滥的文艺气息,他从Mrs. Stan放在桌子上的托盘里拿了一小块苹果派,咬在嘴里,内馅的热气烫得他抽气,他咀嚼着苹果派,含含糊糊地问:“想我了吗?我要不要去陪你?”

    “想。”Chris应答的非常快,他声音甚至还有点委屈,“你能带Mrs. Stan一起过来吗?老天,我都想疯了她做的苹果派。别告诉我你正在吃这个,我会立刻订飞机票回纽约的。”

    “我确实在吃这个。”Sebastian有点得意地说,“打消你的念头吧,妈妈不会跟我去洛杉矶,你能得到的只有一个风尘仆仆的我还有凉透了的苹果派。说实在的,有我还不够吗?”

    “足够了。”Chris懊恼地将被子蒙在身上,“帮我把我的Gucci……”

    “不行,Chris,想都别想。”Sebastian当机立断,“你只能在纽约,也就是我家里的衣柜深处看到那条红腰带了。”

    “哦别这样Seb。”Chris痛苦地说,“那条是我最喜欢的腰带,舒适又好看。”

    “忍一忍,后天你睡觉的时候就能抱着舒适又好看的我了。”Sebastian用纸巾擦了擦唇,团成一团扔进了纸篓里,“快睡吧,晚安。”

     Chris话还没说完,就被按掉了电话,他将手机放到床头柜上,他的独眠终于要结束了。

     他都没留意,陷入沉稳睡眠中的自己嘴角是勾起来的。

 

    Chris有一条红色的Gucci腰带,他喜欢极了,多年来他更换了许多东西,从喝水用的马克杯到一双球鞋,从零散的几件外搭到满衣橱剪裁合体的西装,而那个红色的腰带却被Chris固执地留了下来,不仅留着,至今仍然经常使用。

    Sebastian不太喜欢,倒不是说他讨厌这个腰带的颜色或设计,主要是他接受不了Chris经常用它搭配的那些穿搭。

    “你的这一身真的很庄重,Chris。”Sebastian看着穿衣镜里的Chris,“所以就不要系那个红腰带了,好吗?”

    “助理说这会在沉重的黑色里增加一抹亮色。”Chris挑眉,他拿着那个红色腰带在腰间比划着。

    Sebastian什么评价都不想说了,他直接上去抽走了那条腰带,扔到了床上,另一只手拿着棕黑色的腰带,绕上Chris的脖颈,手里扯着腰带的末端, 让Chris略微低下头。Sebastian用舌尖润湿了唇,他们的身高相仿,Sebastian可以毫不费力地亲吻上Chris,Chris蓄起的胡子摩擦着他的下颌,有点发痒。

    Chris自然而然地垂睫回应,手放到Sebastian的小臂上,眼睛余光可以看到Sebastian微微颤动的睫毛,就像蝶翅在面前扇动。

    “就这条。”一吻结束后,Sebastian揉了揉Chris的脸,“你的胡子像Dodger一样,毛茸茸的。”

    Chris笑了,他接过Sebastian手里的腰带,带着颇为为难的语气说:“好吧,你说了算。”

    他和Sebastian在一起很久了,久到公关已经疲于掩饰他们的恋情。Sebastian的票夹里充满了飞往洛杉矶和波士顿的机票,和Chris的放在一起,攒成了厚厚一沓。

    “公司不会报销这个的。”Sebastian的经纪人说,“公司并不想出钱帮助你们谈恋爱。”

    Sebastian不在乎这个,反正Chris也不在乎,他们合作了几部电影,在电影里谈了个欲盖弥彰且惊天动地的大型恋爱,在电影外他们过着隐秘而又平淡绵长的小日子。

    他们的衣柜里衣服混放着,相像的很多,他们只能通过合不合身来判断这到底是属于谁的衣服。一般他们都是没这个时间的,所以他们会经常被拍到穿相同的衣服。撞衫率高到公关费都提高了一个档次。

 

    Chris也传过几次绯闻,和那些女星的名字摆在一起炒炒热度,或者那些报刊说些暧昧不清的话来证明他们扑朔迷离的恋爱关系。行业的套路,公关对此熟稔至极。一般这种时候都是Chris和Sebastian干了些什么事儿或者只是宣传新电影,公关用来掩盖或者炒作。

    Chris一向比较抵触,他经常保持沉默,任由公关去处理这种事情,自己不承认也不否认。等公关的目的达到了,这些乱七八糟的绯闻会自然而然地淡出公众视野,Chris Evans也还是那个明面上“单身”的Chris Evans。

    Sebastian经常刷新闻,刷到Chris的这些事儿后,懊恼地倒在Chris的腿上,捧着手机说:“你回应一下吧,求你。否则我又要被公关喊去拍街拍了。”

    “回应什么?”Chris靠着沙发,揉了揉Sebastian柔软的头发,等Sebastian躲闪的时候,再用手指梳顺,“没什么好回应的,本来就什么都没发生。”

    “你是个演员,Chris,有点职业素养。”Sebastian关掉手机,脑袋枕着Chris肌肉紧实的大腿不想起来, “你可以说……你想送条红腰带给她。啊真浪漫,媒体会爆炸的,第二天报纸上就会刊登这么一条——”Sebastian的手指在空中比划着,“Chris Evans别出心裁地用Gucci红腰带向女友求婚。”

    Chris抓住Sebastian在空中兴奋地挥舞的手,握紧,嘴角跟着Sebastian勾起来,他望着Sebastian盛满笑意的蓝眼睛,在午间明亮的光线下有点澄澈,他说:“你说得不错,我把腰带送给她,你就能明晃晃地戴着我给你的戒指啦。”

    “我是真的不想去街拍。”Sebastian叹了一口气,“希望公关不要让我去拍清晨遛狗了,你都不知道我多困。”

    “我知道。”Chris笑着说,“狗比你清醒,好几张照片你都快要撞在路灯上了。”

    “我早餐都来不及吃!”Sebastian痛苦地翻滚,“要不是Margarita好心帮我带了个面包,你就只能去马路上捡因饥饿而昏倒的我了。”

    “我只能在床上摇醒因饥饿而昏倒的你。”Chris挑挑眉,“你总是拍完街拍接着跑回来抱着我睡觉,拖都拖不起来。”

    “别说了。”Sebastian再次拿起手机,又有几家网站转载了这个新闻,“我还是替你把你的腰带送给她吧,对你的审美和她的热度都有好处。”

 

    Sebastian在清晨很容易犯困,他的闹钟必须要早定半个小时,以方便他在不迟到的基础上清醒过来。

    其实一开始Chris是承担着叫Sebastian起床的任务,后来他发现这个简直太艰苦卓绝了,充满了不可抗力,难以挑战。

    当清早的闹钟响起来的时候,Chris总是第一个醒来,他伸手按掉闹钟,蹭了蹭怀里搂着的Sebastian。说起搂着,Sebastian有好几桶的苦水可倒,最初的时候Chris每晚抱他太紧了,就像要把Sebastian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而且几乎不算“搂”, 准确地说是扒着Sebastian,就像一只粘人的金毛犬一样,全身都紧紧压在Sebastian身上。

    那时候Chris没什么安全感,Sebastian也是。他们当初在一起时经历了许多的彼此猜忌的误会和漫长的感情不稳定期,还有性格磨合期的吵架与冷战。当时他们两个比起情人更像一对互相欠债的仇人,有时候都能因为烟灰缸在桌子上摆放的角度而大吵一架。

    真是太痛苦了,就像刀口还未愈合,鲜血淋漓切入体肤的疼痛。这和做朋友时的感觉太不一样了,身份的转变要求他们内心紧紧相连,从朋友变成情人不得不拔掉身上的刺。他们开始怀疑这个决定是不是正确的,试着分开,但又复合。直到发现分分合合只会让彼此更加难受,他们才意识到在一起的决定是没有错误的,他们本该在一起,出问题的是他们自身该死的固执和互不退让。

    “你们两个,就像一只刺猬爱上了一支玫瑰。”Scarlett评价,“别激动,Chris,你是那只刺猬。玫瑰绝对是Sebastian。”

    那段时间Chris总是很焦虑,他忙于调节工作和生活以期达到平衡,然而工作时的过于紧绷让自己疲于应对生活的琐事。Sebastian能察觉到他的情绪,这是让Chris非常欣慰的一点。他在Sebastian面前从来不用掩饰自己,因为那根本没什么用。所有的演技与伪装都像一个浮夸而又拙劣的透明膜,而Sebastian却能轻易地触及深处。

    后来,他们爆发了一次争吵,Sebastian决定离家去酒吧和朋友喝酒,Chris给他打了数十个电话他都没接。Chris在客厅里坐立不安,吃了几片抗焦虑药克服逐渐上升的恐惧感,心跳渐渐平复,药物起作用了,口干舌燥的感觉让他喝了一杯水。

    凌晨一点四十五分,Sebastian回来了,他用钥匙开门的动作很匆忙,Chris在沙发上躺着,脸色很不好,桌子上还摆着抗焦虑药的白色药瓶,Sebastian半跪在沙发前,拉住Chris的手问他有没有好一些。

    “我很抱歉,”Sebastian用纸巾擦着Chris额上的冷汗,他小声又急促地说,“我该早些回来的。”他知道Chris的焦虑症这段时间有点严重,他自责得要命。

    Chris拉过Sebastian的手,将Sebastian扯到他怀里,他在Sebastian耳边平稳着自己的呼吸,他还是很干燥,他哑着嗓子问:“Sebastian,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什么都不需要做了。”Sebastian苦笑了一声,“我一晚上都没过好,Chace因为我走神灌了我三杯酒,酒吧里太乱了我听不到你的电话,看到未接来电我就回来了。你瞧你都对我做了什么。”

    他们在安静的客厅里拥抱着,就像一对久居异地的情侣再次相逢,或者风尘仆仆的旅人回到故乡。Chris轻声说:“我认识你时二十多岁,现在都三十多了,Sebastian,我还是爱你。”

    他们为彼此拔掉了身上最后一根刺,所有芥蒂都仿佛被绵长而温情的火焰烧尽。

    Chris和Sebastian终于有了稳定的安全感,在Sebastian多次强调“你晚上搂我不要那么紧我真的喘不过气”后,Chris终于学会了睡觉时端庄地拥抱Sebastian。

    Chris睡得较浅,所以每天早上闹钟响起后,他总是首先醒来关掉闹钟,然后蹭了蹭Sebastian,提醒他要起床了。Sebastian总是处于一种“放空”状态,清早的困意让他皱皱眉往被子里钻,柔顺的头发抵着Chris的胸膛。

    “Sebby,该起床了。”Chris用膝盖顶了一下Sebastian的小腿,然后Sebastian会翻个身,皱着眉,唇角不开心地下撇,带着困倦朦朦胧胧地说:“几点了?”

    “六点三十五分。”Chris看了看闹钟上的时间,他们定的六点半的闹钟。

    “再睡会儿。”Sebastian将手搭在Chris揽着他的手臂上,脑袋抵着Chris的脖颈。他还没睡醒,说话都像粘稠的糖浆。

    “七点四十的时候我们有一个活动。”Chris低头在他额上吻了一下,缱绻感让他舍不得松开Sebastian。

    “什么?”Sebastian睁开眼睛,迷迷蒙蒙地眨了一下,打了个小哈欠,然后再度合上,睫毛均匀铺散,“……再等等,我缓一会儿。”

    Chris看着紧紧蹭在他怀里的Sebastian,在刚刚被叫醒时他习惯性地舔了下唇,唇上湿润的水光。尽是温情。

    “那就再等等。”Chris抱着Sebastian,随着他闭上眼睛。

     这种不计后果的纵容往往造成手忙脚乱的结果,他们起床后匆忙地计时收拾自己,将早餐放到微波炉里加热,然后冲去洗漱。

    Chris穿上助理提前送过来的衣服,他和Sebastian分别有两个不同的活动。Sebastian要去参加一个漫展,而Chris是去做一个品牌代言。

    Chris拿出成套的西装换上,系上腰带,腰带上还有个助理的便条,用大写字母写着“请一定要系这个腰带”。

    “他是有多不喜欢我的红色腰带?”Chris不满,“它那么有特色。”

    “快点儿吧老兄。”Sebastian翻了个白眼,“你的红腰带还得留着给你的朱丽叶求婚呢。”

    “那你接受我的求婚吗?”Chris调侃。

    “哦我宁愿接受你的腰带。”Sebastian笑着推了他一下,从衣柜里翻出来几件T恤,随手抽了一件穿上后发现那是Chris的,又脱了下来,“我们应该把衣服分开放。”

    “并不会阻碍你什么。”Chris梳了梳头发,说,“你瞧你以前穿的,窄腿裤、网眼衫……现在正常多了。”

    “你拿这些毫无特色只是颜色不同的汗衫叫正常?”Sebastian嫌弃地套上衣服,“我现在之所以在审美方面这么堕落,你功不可没。”

    “谢谢,”Chris绕到Sebastian面前,摆了个标准的金毛犬求关爱的表情,“那现在能给我一个奖励的吻吗?”

    “走开。”Sebastian这么说着,但还是揪着Chris的领带拉过来吻了一下。

 

    Sebastian喜欢刷instagram,他今天闲得无聊搜了搜tag,看到一组很不好的图,对他而言挺不好的,以致于他恍惚了一整天,等晚上见到Chris时,Chris问他发生什么了,他才拿出手机,翻出那张图对Chris说:“你应该不会想这么操我吧?”

    Chris第一眼看到时也惊讶了一下,然后他勾起嘴角问:“你是怎么找到这张图的Seb?如果你愿意的话,我非常乐意在床上捆绑你的手,红腰带怎么样?”

    “求你闭嘴。”Sebastian立刻关掉那张图片,“如果你真用红腰带,我是说,如果。我肯定会笑场的。”

  

    然后这个本来只是开个玩笑的事情真的成真了。

    究其原因,都怪Sebastian多喝的那几杯酒,把他脑子弄得浑浑噩噩,才会想出这么一个糟透了的主意。Chris用 Gucci红腰带缠上了他的手腕,然后用环扣锁住。他担心Sebastian的手腕会受伤,所以弄得有点松。但这也依旧徒劳,在他用力顶撞 Sebastian时,Sebastian的手支撑着床单,皮制的内里磨的他的手腕有点红。

    Chris只好把他正过来,姿势的变化让Sebastian闷哼一声,然后Chris与他接吻,把Sebastian破碎的喘息融化在亲吻中。Sebastian被绑住的手环抱着Chris,脚后跟摩挲着Chris线条流畅的腰部肌肉。

    当Chris给他解开时,Sebastian的手腕已经没力气了,他躺在床上失神地喘息。在Chris拥抱他时,他说:“如果明天我的手签不了字,你就完了。” 

    “好。”Chris轻吻了一下Sebastian磨红的手腕,指腹摩挲着,低声笑着说,“你就给我打一个电话,我立刻过去帮你签名。”

    “那可真是棒极了。”Sebastian说,“等这事儿上报纸后还没等我们从公司滚蛋,总统给我们写的婚礼贺词就先寄到了。”

 

    Sebastian到达了洛杉矶,飞机降落时已经是凌晨时分,他还是把Chris挚爱的红腰带拿过来了。

    他走出机场直接去了Chris的家里。

    当拿出钥匙时,他看到自己的手,忽然想起了一些曾经的事情。比如说他以前很喜欢戴戒指,各种戒指往手上套,无论是出席活动还是发布会,或者只是朋友聚会,他手上都会戴着装饰戒指,并且觉得这样非常酷。

    他是从什么时候就不戴戒指了呢?

    可能是自己的衣柜被自己的和Chris的衣服逐渐填满的时候,可能是每个城市的房子里都摆着两人用的日常用品的时候,或许就只是Chris给了自己那枚戒指之后。

    那只是个素戒,内侧只雕刻着名字缩写。Chris有枚一模一样的。

    但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素戒,Sebastian却觉得比他戴过的任何戒指都好看。他只想戴这个戒指,但他却不能戴。

    多酷啊。Sebastian将那枚戒指放回Chris给他时的那个丝绒盒子里。这可是Chris Evans给自己的戒指,真正的全球限量版。

    后来Sebastian就再也不戴其他的装饰戒指了,他把对它们所有的宠爱都转移到那枚独一无二的戒指上。

 

    Sebastian将苹果派放进冰箱里,然后换上睡衣躺到床上,他以为Chris已经睡了,而Chris睡得一向不是很深,所以他一切动作都小心翼翼的。当他躺到Chris身边时,发现Chris是醒着的。

    “我吵醒你了吗?”Sebastian问。

    “你说过这个时候会来,所以我没睡。”Chris揽过Sebastian,温暖的拥抱,有点疲惫但又很放松,“我在等你呢。”

 

    Sebastian这次来洛杉矶,第二天还要参加个活动。

    他真正睡着的时候天都快亮了,助理打了快六十个电话才联系到Sebastian。

    “你终于接电话了。”助理在那边松了口气,“再不接电话我就要去Chris家捞人了。”

    “等我一会儿,马上。”Sebastian连忙起来找衣服,他头昏昏沉沉的,摸到什么就穿什么,Chris也跟着起床看着他忙前忙后。

    当Sebastian到厨房想找点儿东西垫垫肚子时,Chris把一个抹好花生酱的面包递给他。

    Sebastian咬在嘴里,去拿打印稿纸,这是公关要求他打印下来的,以应对不时之需。

    “我走了。”Sebastian将面包拿在手里,吻了一下Chris,“祝我好运。”

    “祝你好运。”Chris无奈地看着Sebastian冲出门,舔舔唇还有刚刚Sebastian亲吻时蹭上的花生酱的味道。

    当Sebastian匆匆忙忙坐上车到达活动现场,接过助理的纸巾抹掉嘴上的面包屑和花生酱时,公关已经在后台等着了。

    “你就穿这个?”公关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哪里不对吗?”Sebastian疑惑,“这是个公益活动,见小孩子们,又不需要穿正装。”

 

    Chris在家里收拾着Sebastian带来的衣服,他将衣服放进衣柜里,总是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少了什么呢?Chris一时也想不起来。

    “确实不用穿正装,”公关有点崩溃地说,“但你为什么系着Chris的腰带?你想收到来自白宫的婚礼贺词吗?Love Wins?”

    Oh shit。Sebastian低头看,他早上太困了根本没注意到,竟然用的是Chris的腰带,还是那个众人皆知的Gucci红腰带。

    公关匆忙地到处给他找备用腰带,甚至还想把助理的腰带解下来给Sebastian用。然而时间已经到了,再折腾一遍就会迟到。

    “算了,你去吧。”公关心力交瘁地摆摆手,“我和摄影师说一下不要拍到你的腰带。还有,公关费必须翻倍,我觉得我都要被你们气到病休了。”

     于是这个公益活动,不仅让Sebastian在孩子面前的人气剧增,还给那些到场的孩子们留下了一个小秘密。

    除了Sebastian、助理和公关,只有那些孩子们知道那天的Sebastian系了属于Chris的腰带。

    当晚Sebastian回到家时,Chris看到他的那一瞬间眼睛亮了,笑着说:“嗨,朱丽叶。”

    虽然迎来的是Sebastian的白眼,但那个红色的腰带确实系在了Sebastian身上,而戒指早已交给了他,无论Chris有过多少绯闻对象,Sebastian有过多少街拍,但情人和伴侣最终都是同一个人。

    真浪漫,不是吗?

 

-FIN

 


评论(33)
热度(641)
  1. 奉为羽秀枫糖浆 转载了此文字
©枫糖浆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