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stan] Be My Christopher

取材于今天早上醒来看到的包子的访谈。包子说他曾经想改名叫Christopher。

有点短【。

——————

    Sebastian在少年时期就有一个小愿望。

    这很正常,青春期的孩子们总是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比如男孩们会对橱窗里的乐高玩具处于既感兴趣又觉得幼稚的矛盾期,女孩们会开始悄悄地拿妈妈的裙子比划,或者对着镜子试涂口红。此刻的男孩和女孩的愿望都是希望更成熟,从机敏的小王子和可爱的小公主变成英俊的国王和美艳的女王。

    或许还会经历个可望不可即的暗恋,懵懵懂懂的初恋什么的。青春期是段美好的不可再来的时光,所有的喜怒哀乐爱恨都一一展现在脸上。

    比起更多在幸福的家庭里长大的孩子,Sebastian的童年真是既别致又痛苦。别说乐高玩具,他从康斯坦察到维也纳,再到最后定居在纽约,都没有买到小时候一直渴求的那辆玩具小火车。

    那个有点掉漆的、粗糙的甚至还经常翻倒在铁轨上的玩具火车,承载着他的童年一路辗转。

    这也很大程度上导致了Sebastian特别的小愿望。

    他想要改个名字。

 

    “不行,亲爱的。”Stan夫人摸摸Sebastian微卷的头发,说,“你的名字真的很好听。Sebby。”

    “我真的很想改名字。”Sebastian当时脸还比较圆,他有点委屈地看向坐在钢琴凳上的Stan夫人,“这并不麻烦。”

    “这很麻烦。”Stan夫人叹了口气,亲昵地捏了捏Sebastian有点婴儿肥的脸,“如果你改了名字,学籍、身份证明甚至你办理的一切用得着名字的地方,都要改动。而且名字只是个代号,相信我,你不必在意这个。”

    可我真的非常在意。

    Sebastian闷闷地回到房间。这是他初次来到全英文国家,周围的陌生环境和不同的文化气氛让他难以适应。

    街上的女孩们穿着漂亮的裙子和高跟鞋,男人们穿着笔挺的西装或者潮流的外套牛仔裤。他们说笑着一些Sebastian只有费力听才能勉强听懂的语言。

    他有点想念康斯坦察,那个位于南欧国家的一个小县。那里有一望无际的黑海,数不尽的港口,海风仿佛永远都带不走春天。

    那里的生活很苦,也没有纽约这种大都市的繁华,但那里有Sebastian能听得懂的语言,有彼此熟识的邻居,还有独一无二的玩具火车。

    还好Sebastian的继父是个私立学校的校长,他给予了Sebastian的学业许多的帮助。但Sebastian依旧很难融入文化开放的美国。

    老师讲的内容和讨论的问题Sebastian都听不太懂,就像很有语言天赋的妈妈和继父看电视时讨论的话题Sebastian永远参与不进去一样。他在学校非常孤独,几乎没有人想和那个坐在教室角落里忧郁的小胖子做朋友。小胖子,Sebastian的新昵称。他有数不尽的外号,这是最亲和的了。

    这里有很多的混蛋,Sebastian想,他的名字Sebastian被无数人嘲笑过。这是没理由的,因为在美国Sebastian也算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但那些高傲自负的青春期少年们觉得这个名字安在他身上就是不合适,就像一个罗马尼亚人在美国一样突兀。

   没人听Sebastian解释,他的名字是他的妈妈精挑细选过的。他喜爱钢琴的妈妈用巴赫的名字命名了他,Johann Sebastian Bach。Sebastian曾经很喜欢这个名字,他也很喜欢妈妈弹得The Goldberg Variations。可现在不一样了。

    Sebastian有点自卑,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时,磕磕巴巴的东欧口音英语经常会引起大笑,然后他红着脸坐下,悄悄地从书包里拿出厚重的英语辞典,查看自己刚刚读的单词是不是正确的。

    他想改名,他想融入这个文化圈子里。被排斥的滋味就像卖火柴的小姑娘与温暖只隔着一面墙。

    他翻找着课本上的人名,从David到Tom,他仔细想过后将它们搁置一旁,视线最终停留在了Christopher上面。

    他喜欢这个名字,虽然他查了一下这个名字的寓意有点宗教意味,但它的缩写Chris,有着“充满自信”的意思。他想要自信,他最缺乏的是他最想要的。

    而且Christopher的拼写,不知为什么就是合他的心意。他轻声念着这个名字,莫名其妙的轻快感从他的喉间一直下滑到他的心里,在贫瘠的土壤里最肥沃的地方扎下了根。

    他想把Sebastian变成Christopher。他期望着Christopher能帮他驱赶走所有的霉运,纠正他的口音,让他快速融入一个新环境里。  

 

    他无数次对妈妈提出这个要求,也试图和继父交谈过,都被否决了。两位成年人认为这个想法是幼稚且不理智的,而且他们的关注点都不在“或许改名可以让我免遭欺负”上,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了“你被谁欺负了”。

    好吧。

    每个青春期少年都有一个小世界,Sebastian勉强接受了在父母的世界里自己依旧不能改名字这个问题,虽然有点失望。但他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拥有一个Christopher。  

 

    纽约的冬天太冷了,风夹带着雪花钻进Sebastian厚重的羽绒服里,他依旧没有消退的婴儿肥让他有点忧虑。因为那些混蛋们已经把外号从“小胖子”变成了“小企鹅”。最起码这个要友好点儿。

    而且就算Sebastian是个在异国冬天里瑟瑟发抖的小企鹅,Christopher也永远是他可以拥抱和站立的浮冰。  

 

    “我的老天,Sebby,你还没忘记这个事情?”当在一个圣诞节Sebastian再次向Stan夫人提出改名的请求时,Stan夫人非常惊讶,“这都多少年了,sweetheart。”

    “所以还是不可以吗?”Sebastian将手里的彩带递给正在布置圣诞树的继父手里,他对于这个否定的结果已经不怎么失望了,但他还是难过的垂下了眼睫。

    “高兴点儿,亲爱的。”Stan夫人将烤熟的玉米粥从厨房里拿出来,奶油和果料混合着发出甜腻的香气,“等你成年后,如果你还下决心要改名字的话,你就可以自己做主了。但老实说,你现在的名字非常好听。”

    “谢谢。”Sebastian将最后一个装饰品递给继父,坐到了Stan夫人身边,说,“但没有人相信这来源于Johann Sebastian Bach,也没有一个人叫这个名字的语调很好听。”

    “噢Sebby,”Stan夫人将玉米粥分成几份,氤氲的热气让Sebastian的视线有点模糊,“总会有人相信的,总会有人叫你的名字是独一无二并且音调好听的,你还有很长的一段人生,只要你有耐心,一切都会发生。”

    于是Sebastian的圣诞节许了个愿望。无论哪个神明,请让我拥有Christopher。

    圣诞老人听不到的话,上帝总会听到的。

    

    岁月像绵延不息的多瑙河般流淌,他从一个小胖子变成了成熟的棱角越来越分明的男人,他放弃写作去学习表演,有了前途光明的事业,也有了为他欢呼的粉丝,他的东欧口音已经听不太出来了,英语越来越流利。

    他活跃在银幕上,就像一个终于拨开乌云的太阳。

    他把过去的经历当做笑谈,珍惜当下,向每一个人微笑。所以忘记那个圣诞节的愿望看起来也是理所应当的。

    但他祈求的神明没有忘记。

 

    他收到了《美国队长1》试镜结果通知,他可以去演另一个角色,Steve Rogers的挚友James Buchanan Barnes。

    “去吧,这是机遇。”Stan夫人知道后说。

    然后Sebastian签下了合同,早早来到了片场。空旷的片场还没有布完景,工作人员忙碌的搭台子整机位,Sebastian在休息室里一个人坐着看剧本,就像当初坐在角落看英语辞典一样。

    休息室光线很暗,Sebastian不想开灯。他坐在昏暗的休息室里看着密密麻麻小字体的剧本,仿佛身处夜幕笼罩的寒冷的纽约。

    他有点冷,往沙发的一端蹭了蹭。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久到他感觉都要睡着了。外面喊话声依旧嘈杂。

    突然房间光线变得明亮,清脆的“咔哒”声,有人打开了开关。

    然后是略带意外的声音:“嗨,你好,只有你一个人吗?”

    Sebastian循声望去,一个英俊的男人正在望着他,视线过于专注,纤长的睫毛被头顶上的灯光洒下一片阴影。

    “只有我一个人。”Sebastian点点头,将有点凉意的手伸过去,“你好,我是Sebastian Stan。”

    “Chris Evans。”那个人笑了,眼睛弯起来,温暖的掌心与Sebastian相触,“是全名吗?你的名字非常好听。”

    “你的也是。”Sebastian说。

    “不不不,”Chris忽然夸张地摆手,“我的全名是Christopher Robert Evans,这简直太长了,每次要求写全名我都很痛苦。”

    Christopher。

    Sebastian听着这个名字从对方好看的唇形中念出来,就像优美的乐曲,The Goldberg Variations开始部分那流淌的音符。

    他想起了被他搁置在记忆角落的东西。康斯坦察的黑海,玩具火车,荒唐的改名请求,还有圣诞节许下的愿望。

    Chris非常热情,他给了Sebastian一个拥抱:“没想到你是我的搭档,这真是太幸运了。”

    “我也是。”Sebastian闭上眼睛,感受着他渴望的温暖。  

 

    一切犹如神明赐福,他和Chris在一起了,没有阴差阳错的误会也没有轰轰烈烈的追求,他们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条人生道路上,就像一切本应就该那么发生。

    在一起的第十年,Sebastian躺在沙发上对坐在他旁边看书的Chris说:“你想猜猜我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吗?”

    “随手翻词典起的?就像那群艺术家用一把刀和一本词典给达达主义命名一样。”Chris挑眉开玩笑地说。

    “哦不,认真点儿。”Sebastian翻了个白眼。

    “好吧好吧。”Chris举手投降,他把书合上,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说,“是巴赫吗?如果不是的话我也猜不太出来了。我喜欢巴赫。”

    “好吧算你猜对了。”Sebastian笑了,他从桌子上拿了个苹果丢过去,“来,这是你的奖励。”

    “我不要这个。”Chris把苹果放回果盘里,凑到Sebastian身边,“我想要一个奖励的吻。”

 

    当Sebastian与Chris双唇相触时,他感到心里曾经埋下的种子的存在,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小小的种子了,Sebastian的心里住着一朵花。

    那朵花生来就有个名字——Christopher。

    虽然现在Sebastian又给它花茎的空白处加了个后缀——Evans。但这一切就像是命中注定,那朵花一直在等待着被添加上Evans。

    就像Sebastian一直在等待Chris一样。

    每个故事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Sebastian在又一次圣诞节上默默地还愿,感谢一切,现在有一个人知道我的名字来源,也把名字念得很好听,而且他说这个名字很美。

    更重要的是,Sebastian最后还是拥有了Christopher。

 

–FIN

评论(29)
热度(445)
  1. 奉为羽秀枫糖浆 转载了此文字
©枫糖浆
Powered by LOFTER